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




“他將一絲漣漪接向萬里海濤,徇一線微光俯瞰茫茫宇宙,從一縷顫悸感知地震與海嘯的來臨。”

BY 林少華

挑了一個陽光燦爛的午後,一杯果茶。CD PLAYER裏低聲吟唱著Rurutia的歌。我蜷縮在懶骨頭裏,隨手拿起一本村上的《東京奇譚集》,陽光慵懶的灑在我身上,伴著音樂品讀村上那細膩而動情的文字是一件多麼愜意的事啊!

很久沒讀村上的書。只記得高三那年無意中拜讀到《四月的某一天,我遇見100%的愛情》這篇短小的散文,立刻就被那散發著淡淡愛意的文字吸引。

一直都覺得讀村上的文字需要足夠的耐心,他作品裏那種深刻的,被濃縮的內蘊是需要在時間裏慢慢沉澱起來的。而當我讀到這本新作時,幾乎抑制不住內心的喜之情。那些字字句句熨貼地流進心裏,驚訝地發現,啊,我就是這樣啊,我就常常這樣想啊。

不得不說村上的某種狡猾的不動聲色是我喜歡的。

《哈納萊伊灣》是我最喜歡的一篇,也許是因為喜歡女主人公幸,亦或是隱匿的悲哀。幸伏在枕巾上無聲地哭泣那一段,有種輕飄飄卻能讓人窒息的悲哀。想大哭一場,卻欲哭無淚。

還有《天天移動的腎形石》中色石頭和戀人的某種關聯,是慣例還是詛咒。值得回味。

最後一篇《品川猴》有種色幽默的味道。有時候,直面慘澹的人生是需要莫大的勇氣。

一口氣結束了對這本書的閱讀,除了暢快淋漓的釋然,更多的是一份感動,並且在合卷之後沒有猶豫的判定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














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

| HOME |

Design by mi104c.
Copyright © 2018 智天使, All rights reserved.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